3月3日-13日,天下政协12届三次会议在京举行。记者 张炎良 摄

  社会主义商议专制是我国社会主义专制政治的特有方式,存在奇特上风,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,是深入政治体制改造的重要内容。在本届天下政协会议上,委员们分组深造讨论了《中共中央关于增强社会主义商议专制建设的定见》。群众政协在社会主义商议专制中毕竟有何重要作用?请听委员们怎么说。

  天下政协常委、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说,商议专制是中国的伟大发明,将会在世界政治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。研究古希腊专制发生和生长的进程,有助于认清当今东方专制的本色,可以让我们认识到“东方的专制是在专制的口号下丢失的”。同时,也要认识到商议专制和推举专制是两种行之有效、互为弥补的专制方式,这是中国专制理论积累的宝贵经验。

  天下政协常委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锡文指出,商议专制在社会主义专制建设中处于重要地位,商议专制的轨制化非常重要,要进一步研究完善。商议可以让各方面充分表达定见,形成更多的共识,让当局决策更有科学依据。他同时指出,要明确商议内容,凡是触及
全体群众利益的严重问题都要进行广泛商议。

  “参加商议的各界人士必须要提高本身
素质,熟悉相关的法规、政策。商议结果要有反馈机制,定见不克不及采纳也要给出合理解释。同时商议法式要轨制化,专制的推进要有轨制化的法式。”陈锡文说。

  天下政协常委、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表示,政协不是权力机关和决策机关,而是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人士发扬专制、介入国是、团结合作的重要平台,存在话语权和影响力,其作用不可替代。他提议积极拓展社会各界有序介入政商议议的渠道,搭建好机制化、常态化的商议介入平台。

  天下政协委员、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何香久说,商议专制是以后的热门话题。“一些人提出中国的商议专制可以嫁接东方专制商议的体式格局,我认为两者有基本区别,不克不及自觉嫁接。”他认为,政协在商议专制建设的深度和广度上存在天时地利的上风,在多方位讨论商议专制的体式格局和渠道时要充分发挥政协的作用。另外,要营造一个良好的商议氛围,否则没人敢说真话,商议专制的后果就会大打折扣。

  天下政协委员、天下工商联专职副主席孙晓华指出,商议专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轨制和政党轨制,存在奇特上风,既能做到集中力量办小事,又能确保群众行使当家做主的权利。孙晓华说,以后,我国正处于片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,面对新形势、新变化、新情形和新挑战,中共中央把增强商议专制建设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、推进国度办理能力和办理体系现代化的一项重要举动,存在严重而深远的意思。

  天下政协委员、中国(海南)改造生长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指出,社会主义商议专制是与国情相适应的一种重要专制方式,是务实推进我国专制进程的严重举动。他提议进一步明确政党商议、人大商议、当局商议、政商议议的具体内容和方式,哪些问题应该商议、哪些问题必须商议应该进一步规范;探索树立专制商议系列配套轨制,推动《中共中央关于增强社会主义商议专制建设的定见》有关规定落到实处、发挥实效。迟福林还提议将天下性的社会结构、智库纳入群众团体商议的范畴,扩大社会结构和智库在商议中的作用。(记者 张炎良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nasmunir.com